当前位置:朗达光资讯《斛珠夫人》原著:方诸自愿成帝旭柏溪 自宫变宦官是不愿后代再做人靶
《斛珠夫人》原著:方诸自愿成帝旭柏溪 自宫变宦官是不愿后代再做人靶
2022-09-21

原标题:《斛珠夫人》原著:方诸自愿成帝旭柏溪 自宫变宦官是不愿后代再做人靶“柏奚”是木质的小玩偶,可以替人受过,免去灾难。百姓家中用来代人承受灾厄、祛除伤病的柏木人偶。但储氏帝王不同,他们的柏奚不是玩偶,而是活人,这人正是清海公方氏。  —— 《斛珠夫人》

0.1  方鉴明诸仲旭联手突围  方氏清海公是中州安乐城 的异姓王,他们位高权重,深得诸氏皇族信任,受万人敬仰。诸氏皇族统治六百多年,方家做了六百多年的清海公,很多人都羡慕这个在朝廷屹立不倒家族。

方鉴明(方诸)是清海公的嫡长子,他五岁时就被送去皇宫和三个皇子一起教养,他们一起练功习武、骑射。太子贵为储君,对下人都是颐指气使,靠近马匹倒每每畏怯,也不让别的兄弟骑马射箭。三皇子孱弱常年卧病,四皇子年幼,只有二皇子仲旭和方鉴明最投缘,他们性情相近,年龄相仿,能力相当。仲旭比方鉴明大两岁,鉴明喊他“旭哥”,皇家手足之情淡泊,相互算计,他们比亲兄弟更亲百倍。

不管文学,武略、骑射、兵法,鉴明和仲旭都是 的,他们也是最淘气的。鉴明十一岁那年夏,他和仲旭为避暑偷跑入冰窖,却不慎被巡山的狩人们锁了起来,待救出他们时,仲旭仿佛已经被冻死,只有怀里的鉴明尚有一丝气息,御医拼尽全力才将仲旭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从这之后,鉴明和仲旭的关系越发亲厚。

麟泰二十七年的夏末,方鉴明十五岁,叛乱四起,皇帝突发急症去世。皇帝的亲弟仪王假勤王之名进军,意图篡位。一时四面兵起,蜂拥安乐城外。在这之前,鉴明已经和仲旭商量好,他去调兵,仲旭坚守,到时候里应外合,带太子突围。

城外不断向城内射箭,城内二万禁卫军苦苦支撑,眼看安乐城即将沦陷,仲旭冒险撤下三千羽林军,预保护太子杀出重围,以图他日。谁知太子深感绝望,悬梁自尽。

仲旭大感失望,牺牲那么多人为太子杀出一条血路,他居然自尽了。先帝四子,太子伯曜自尽,三子叔昀早夭,幼子季昶在辇国做质子,诸氏皇族嫡子只剩仲旭。

城外数十万叛军将安乐城围的水泄不通,城内箭雨不断,承稷门上羽林军倒一批,上一批。当天午夜,仲旭站在承稷门上,取出角弓,仰天放出一枝鸣镝。那鸣镝的声音与众不同,做苍隼声,锐烈响亮。

鸣镝消失的不远处,突然一阵躁动,一支打着“海清军”旗号的退伍突然冲了出来,城外的叛军猝不及防,被来势汹汹的清海公麾下流觞军撞乱了队形,铁桶一般的围势,顿时出现了一出缺口,缺口越来越大,流觞军中朝天放出一支鸣镝,仲旭带着剩余人马,顺着缺口图出重围。

0.2  为救仲旭,变宦官  虽然顺利突围,但叛军依在,方鉴明带着流觞军,仲旭带着忠心大徵王朝的军队,四处平乱。而这一仗一打就是八年之久,他们由青葱的少年变成了身经百战的青年,而他们的情义始终不变,当然这是后话。

麟泰三十三年一次战役中,仲旭和鉴明部署很久,准备给叛军致命一击。这时,鉴明收到父亲遗书,他愤怒至极,本来他还以为父亲可能还活着,没想到方氏全族只剩下他一人,于是带领东军提前发动进攻,导致仲旭带领的西军失败。

仲旭不甘心合围计划失败,亲自带领着军士们进行战斗,结果被流矢射中,危在旦夕。鉴明非常内疚,他想若不是自己提前发动进攻,仲旭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,而仲旭没有怪他,只问了一句“鉴明,你痛快些了?”原来仲旭都明白,也最懂他,世上只有他与他不需言语。

眼看仲旭命在旦夕,鉴明纵马直闯中军大帐,调开医官,令心腹守在帐营口,不让任何人靠近,他们两个在军帐中待了整整十三个日夜。待仲旭完好无损从营帐里出来时,全身上下,再无一处伤痕,而此时的鉴明倒在地上,无知无觉,胸口那个血肉模糊的箭伤,原是仲旭的,现在出现在他身上。

后来,军营传出清海公大世子,为照顾旭王殿下积劳成疾,大世子卧床半年才恢复。

两年后,叛军全灭,仲旭率十二万王师重回安乐京。登基为帝,人称帝旭。清海公大世子不处因病去世。

几个月后,朝堂上多了一个名叫方诸的权臣,此人深得帝旭信任,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和过去,帝旭给他无上荣光和权力,他管理一支神秘的军队,这位权臣不但武功深不可测,智谋更是无双,然而方诸却是一位宦官。

帝旭不理朝政,暴戾成性,百姓苦不堪言,很多人都想刺杀暴君,却无一得手,最奇怪的是有武功高强的刺客明明刺重了帝旭,可拔出剑后,却无一点伤口,所有的刺杀都一一失败。人们都说那个叫方诸的人就是帝旭的利刃和挡箭牌,谁对帝旭不利,都会被方大人秘密处理掉。

时光流逝,不知不觉中帝旭已稳坐帝位二十一年。  而这一年也是他在位的最后一年。  0.3  柏溪宿命

“柏溪”是中州人用来替代灾难病痛的柏木人偶,得病或者是重伤的人,只要将生辰八字写在上面,让后将其劈断,就能带走痛苦。有用,但功能有限。诸氏帝王的柏溪不同普通百姓,他们的柏溪是活人,就是清海公方氏。

原著中这样写道:方家是秘术家族,每个帝王在登基之后举行延命秘术,将自己与方式柏奚捆绑在一起,由他们代替帝王承担疼痛,伤痕,诅咒、天灾和疾病。千秋功名与万里河山,那都是帝王的,清海公则得到荣华、族荫、声名——以及双倍的灾厄与苦痛。只要清海公还在,帝王便不会死。有时候清海公死了,帝王还活着,亦不可寻找新的柏奚,那时候,帝王就必须亲身承担自己的灾厄。  这个秘密方家只有老清海公和大世子知道,诸氏新皇登基才会知道。

方鉴明本是太子的柏溪,先帝驾崩,清海公去世,太子悬梁自尽。无人知道“柏溪”之事。然而当年仲旭命悬一线,加上紫簪已经去世,仲旭毫生存意志。方鉴明不忍这个视他如手足的人就此死去,对他进行了换命秘术,方鉴明对此秘术并不娴熟,父亲还没来得及教完他就去世了。他苦心钻研,用了整整十三日才完成延命秘术,从此方鉴明就变成了诸仲旭的“柏溪”。

登基后帝旭仇人无数,从来无人伤他分毫。除了方鉴明保护好,更主要的是帝旭所有的伤痛全部出现在方鉴明身上。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,可再也回不到过去,帝旭变成暴君,他成了宦官。

方鉴明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宿命,他还知道方家历代先祖无一人善终,其中不少人二十出头就去世了,只留下嗷嗷待哺的儿子和年轻的妻子。方家也有能力解开契约,然而一解开,帝王就会遭反噬立马痛苦死去。

诸氏对解开契约的柏溪,手段极其残忍。当年,老清海公就是叛军用千万流觞军性命威胁,这才被迫解开契约,导致先帝不得好死。

方鉴明可以为帝旭做一切,不管帝旭让他做什么,杀谁,他义无反顾,可实在厌倦了诸方两家世世代代的牵绊,他明知方家只剩他一个人,依然自宫,彻底断了子孙后代做柏溪的命运,到他就结束吧。

从此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皇帝的“柏溪”。